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南新制药重要资产重组存有好几个风险

理财投资网 2021-11-19 13:51
南新制药重要资产重组存有好几个风险

微软雅黑, 宋体字, simsun, sans-serif;"> 就上海证券交易所询问南新制药重要资产重组的好几个难题,近日,南新制药递交的回复函表明,截止到11月17日,仍未聘用新的税务顾问。

股票价格再次下挫:全新股票价格较重要资产重组选购财产发售价钱下挫超35%

截止到2021年11月18日下午三点,南新制药股票价格为27.85元/股,这一股票价格较南新制药最开始有关重要资产重组公示即2020年10月23日公布的《有关筹备重要资产重组股票停牌的公示》即50.11元/股,下挫了44.42%。

而这总体大幅度下挫的股票价格,针对本次重要资产重组产生了负面影响。依据南新制药11月17日公布的《有关重要资产重组事宜询问函的回复公示》,表明,依据企业于 2020 年 11 月 25 日公布的《湖南省南新制药股权有限责任公司发 行股权及现金支付购置财产暨关联方交易应急预案(修改草案)》,买卖多方基本商谈兴盟 生物技术(苏州市)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兴盟微生物”或“标的公司”)的预计值不超过 267,150.00 万余元,选购财产发售股权的价钱为 44.09 元/股,最后发售价钱尚须经上海交易所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认同。

南新制药回应表明,因最近销售市场起伏比较大,截止到本回应公布之日,企业股票价格下挫至 28.50 元/股, 较以上买卖多方商谈的选购财产发售股权价钱的下挫力度为 35.36%。假如此次重要资产重组的选购财产发售股权价钱仍为 44.09 元/股,则买卖另一方将承担损害。

“秉着再次实施此次重要资产重组的目地,企业与买卖另一方必须评定最近销售市场起伏对重组方案的选购财产发售股权价钱、股权现金结算占比等关键条文很有可能导致的危害”,南新制药回应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表明。

税务顾问缺口:曾两次辞退单独税务顾问、迄今仍未聘用新税务顾问

南新制药上年10月公布的相关回收兴盟微生物100%股份的事项,而目前为止,早已2次拆换单独税务顾问。

据南新制药公布的公示,湖南省南新制药股权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企业”)拟将 Synermore CompanyLimited 等兴盟生物技术(苏州市)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兴盟微生物”或“标的公司”)的持股人以发售股权及现金支付的形式选购兴盟微生物 100%股份,与此同时,企业拟将不超过 35 名特殊投资人公开增发股权募资配套设施资产(下称“此次买卖”)。

从時间步骤看来,现阶段该回收事项已历经近一年。公布資料表明,依据上海交易所有关要求,经申请办理,上市公司自 2020 年 10 月 26日股市开市起股票停牌。2020 年 11 月 6 日,企业举办第一届股东会第十八次大会和第一届职工监事第十四次大会,决议根据了《关于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方案的议案》等与此项买卖有关的提案,纬向上海交易所申请办理,上市公司于 2020 年 11 月 9 日股市开市起股票复牌。截止到今日,该回收仍在推动中。

特别注意的是,在该起重大资产重组全过程中,南新制药在短短的10个月内2次拆换单独税务顾问。在其中,2021年6月5日公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暨变更独立财 务顾问的公告》称,此次买卖的独力税务顾问由华兴证劵比较有限 企业变更为华泰联合证卷有限责任公司企业。此外,8月7日公布的《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暨无法在规定 时间内发出召开股东大会通知的专项说明》还称,企业不会再聘请华泰联合证卷有限责任公司企业做为此次买卖的独力税务顾问。

针对2次拆换税务顾问,南新制药在以上回应问询函中做出了表述。

“2020 年 11 月,企业聘用华兴证劵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兴证劵”)做为此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的独力税务顾问。2021 年 5 月,充分考虑新项目精英团队人员流动等众多要素,经彼此友善商议,企业不会再聘用华兴证劵做为此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的独力税务顾问。”

“2021 年 5 月,企业与华泰联合证卷有限责任公司企业(下称“华泰联合”)达到基本项目合作。在企业与华泰联合沟通交流此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时间进度的环节中,因为甲乙双方就此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的申请時间等事后分配事项无法达成一致,经彼此友善商议,企业不会再聘用华泰联合做为此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的独力税务顾问。”

而针对税务顾问的全新聘用信息,南新制药表明,截止到本回应公布之时即11月17日,企业未与一切单独税务顾问签定聘用协议。企业早已进行筛选此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单独税务顾问的工作中,与好几家单独税务顾问沟通交流有关 工作中事项,待彼此达成一致以后,企业将立即递交企业股东会决议,并执行信息内容 公布责任。

存有好几个风险性:“增加限期达成一致”期限仅存17天

在以上回复函中,南新制药谈及了该次资产重组的几个方面风险性。

在其中,南新制药谈及,2020 年 11 月 5 日,企业与买卖另一方出具了《框架协议》。依据《框架协议》 第 16.2 条的承诺:“若本协议书的有效标准无法在本协议书签订生效日的 12 个月内 造就的,则在该 12 个月满期后,多方应友善商议增加该等限期;如经友善商议 不可以在该 12 个月满期后的 1 个月内就增加限期达成一致的,则自该 1 个月满期后之隔日起,本协议书全自动停止”。

截止到本回应公布之时即11月17日,买卖多方正就《框架协议》增加限期等事项开展积极主动友善商议,不会有企业开启《框架协议》承诺的合同违约责任或造成协议书停止的情况,亦不会有协议书各方位企业主见合同违约责任或规定停止《框架协议》的情况。

与此同时,南新制药表明,依据《框架协议》的前述承诺,假如交易多方未能在 12 个月满期后的 1 个月内就增加限期达成一致或达到新的交易计划方案,《框架协议》将自 2021 年 12 月6 日起全自动停止。因而,此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存有因交易多方未能在承诺時间内就推迟事宜达成一致而停止的风险性。

此外,南新制药表明,此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存有重组方案条文产生变化或是交易彼此没法达成一致造成这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停止的风险性。秉着再次实施此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的目地,企业与交易另一方、中介服务积极主动调解沟通交流,已经评定最近销售市场起伏对重组方案关键条文、交易溢价增资及股权现金结算占比等领域很有可能导致的危害。有关重组方案关键条文的变化要递交企业股东会决议,不清除存有重组方案条文产生变化或是交易彼此没法达成一致造成这次重要重大资产重组停止的风险性。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xcxjx.com/zaixianlicaitouzi/4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