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资产是“地雷”:控得好是实力,控不好是压力

理财投资网 2021-08-17 22:02
资产是“地雷”:控得好是实力,控不好是压力


资产是会计中一个基本要素,也是企业实力的重要体现。但资产往往也是容易引起争议、让利益相关者夜不成眠的风险点之一,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爆雷”,因此企业通过会计记录、财产清查等一系列制度安排来保护资产的安全完整。

资产管控得好,将来就会有现金利益的流入,面子上就会好看,投资者就有信心;资产管控得不好,就可能会像地雷一样一颗颗引爆,里子千疮百孔,给日常经营带来很大的压力。

先看一个故事。电影《非诚勿扰》的片头,葛优扮演的主人公“秦奋”,发明了一个所谓的“分歧终端机”,与范伟扮演的投资人“范先生”达成“共识”,以100万英镑的价格将该发明的专利转让给了投资人。到了片尾,范先生仍然在到处兜售这项专利,最后还是秦奋挺身而出,以100万日元的价格将该项专利买了回来。

站在会计的角度,有几个细节值得关注。

首先,这项“分歧终端机”是一项专利,属于一项“资产”。虽然是同一样资产,电影里的初始的拥有者是秦奋,最终拥有者还是秦奋,但在片头“值”100万英镑,在片尾“值”100万日元。那是什么概念?按照今天的汇率(2021年8月)折算,大约差150倍吧。也就是说同样一样资产,因为“时点”不同,价值相差100倍以上。对范先生而言,本来持有的是英镑,因为“决策”失误,现在变成了日元,资产缩水了150倍。

其次,如果把秦奋看作是一个“会计主体”进行做账的话,他的“资产”有了两个时点的数字,电影片头(会计上称为“期初”)他的“资产”就是一个“分歧终端机”,卖不掉一文不值;把分歧终端机顺利变现(以100万英镑出售),如果不考虑他请客、旅游等各项开支的话,片尾(会计上称为“期末”)他的“资产”就是一个“分歧终端机”(100万日元购买),再加上大约890万人民币的买卖价差(100万英镑卖出去,100万日元买回来)。也就是说,因为秦奋踏准了时机,“分歧终端机”还在手上,凭空获得了将近890万人民币的“现金”。

最后,单独考虑“分歧终端机”,会计上怎么入账呢?站在“期末”的角度,秦奋付出了100万日元的“成本”,要把这100万日元折算成人民币入账,所以入账为一项“无形资产”,价值5.92万人民币。

你看,会计就是这么神奇,如果没有这个“商业语言”,没有如实地、全面地反映其中的交易,你就很难明白,为什么秦奋的手上会凭空多出来那么多钱。这其中涉及至少两笔交易,出售“分歧终端机”,购买“分歧终端机”,一卖一买,原始资产还在,但手上多了很多的现金。思考一下,片头秦奋希望的结算货币是美元,范先生希望的是英镑;片尾范先生以为的是英镑,而秦奋给出的是日元,作为中国的会计主体,不管你交易用的是什么币种,最后都折算成人民币。

进一步思考,把“分歧终端机”换成“酒”、“股票”、“房子”,道理也是一样,只不过会计上会设置很多的“账户”来记录这些资产,比如“存货”、“投资”、“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等。理论上资产是由“过去”的交易或事项形成的、由企业拥有或控制的、预期会给企业带来经济利益的资源。而过去的交易或事项通常包括购买、生产、建造等行为或其他交易或事项,比如为满足生产需求所采购的原材料,进行信用销售所产生的应收账款,为组织生产所建造的厂房等等,都属于企业的资产。会计处理上,需要设立诸如“存货”、“应收账款”、“固定资产”之类的账户来反映这些资产的取得、使用和处置情况。

不管是哪一类资产,都可以折算成人民币来反映;问题在于,如果这些资产不是货币,就存在一个“估值”的问题,你花出去的钱可能是实实在在的,这些资产能不能再变回钱、能变回多少钱,那就很难说了。如果你是“秦奋”,那么恭喜你,这个资产可能就是“实力”;如果你是“范先生”,只能同情你,这个资产可能就是“压力”,头发变白,前面笑后面哭。

再来看一家公司的公告。8月13日,郑州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ST金刚)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书》,内容之一是公司涉嫌通过虚构采购交易等方式,虚增存货、固定资产、非流动资产等诸多资产。其中2019年虚增了6.28亿的存货、4.06亿的固定资产、已经支付款项而尚未收到金刚石合成设备等其他非流动资产7.90亿以及虚增在建工程款若干等等,汇总起来导致公司2019年虚增的资产额高达18.56亿元,占同期总资产的25%左右。

什么概念?就是说这家公司2019年末记在账上的“资产”,大概有1/4是假的。

以存货为例,2019年的账面价值17.08亿元,其中库存商品15.21亿元,占比89%左右。问题在于这些商品很多是第三方抵账的东西,也就是从应收账款、预付账款转过来的东西,大概8.25亿元,这些东西很多是美术作品、字画作品等等,值多少钱就好像“分歧终端机”一样,说也说不清楚。公司也算老实,知道这些抵账物品等价值有水分,做了一下“评估”,计提了5.56亿元的“减值损失”。也就是说将近37%的库存商品价值可能无法通过未来的变现带来现金流入。

把两段内容合并一下,就看存货的数字,原来账上有17.08亿,根据证监会的调查,虚增了6.28亿,再加上公司自己的评估,减值了5.56亿,仅此一项资产就有将近70%的没了,相当于存货打个三折。这个折扣实在吗?我看难说,因为里面还有很多“钻石”,可能还是“人造”的,你说要不要减值?严重的情况下,可能不是打折,弄不好要“骨折”。

*ST金刚还不算最恶劣的,翻开资本市场的历史记录,你会看到不是一家公司在弄虚作假,翻开报表,几乎每一个“资产”账户,都能找到造假的案例。你别以为只有中国公司造假,美国、欧洲、日本的公司同样造假。当然,整体而言,造假的公司数量在整体样本中占比还是比较低的,问题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很多市场参与者可能失去对资本市场的信心。

不造假的公司,资产是不是就是实打实呢?那也难说。股神巴菲特最感激的老师格雷厄姆在20世纪30年代就给出了各种资产的“打折”大致比例,比如现金资产通常可以不打折,应收账款可以打个8折,存货可以打个6折,固定资产和其他资产等可以打个1.5折。这个比例可能有其特定的行业、时代和环境背景,但大致能够给大家一个基本的结论,记在账上的“资产”,你可要多个心眼。如果进行决策的话,光看数字是远远不够的。

一物有一身,一身一乾坤。一个家庭、一个公司甚至一个国家都是一样,资产类似于“实力”,规模很大,看起来“面子”就很漂亮,问题是这些资产是账实相符、名副其实的吗?未来真的能变成现金吗?“里子”里的风险等级怎么样?有没有严格的制度来对这些风险进行识别、评估、量化和应对?你不能光看“面子”,还应该了解“里子”,“纸上富贵”看起来光鲜,能不能在未来转化为现金,需要判断、勇气和管理水平。有了“慧眼”,看准时机,才能将资产转化为“实力”,最怕说也说不清楚,糊里又糊涂。

《红楼梦》里面,贾雨村描述对贾府的印象时,说“大门前虽冷落无人,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也还都峥嵘轩峻”,关键词可能是“隔着围墙”去看的,所以看不出来是衰败之家。

冷子兴说“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估计是直接倒买倒卖了贾府的一些古董,知道“运筹谋划”的重要性。如果说冷子兴这个“外人”都已经知道贾府的衰败趋势,贾母、王夫人、王熙凤更应该是冷暖自知的,但积重难返,无人能真正挽大厦之将倾。探春虽“兴利除弊”,挽起袖子搞了大观园的变革,一年也只不过结余四百两银子,但贾赦这家伙买了个小妾就花了八百两银子,你说贾府还怎么救?按照贾母的说法,“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如果连“儿子”都在算计贾母,再多的资产也经不起折腾。

资产是面子,我们这些吃瓜群众通常都是“隔着围墙”看,得出的结论往往是“贾雨村”类的;董事会、管理层、内外部审计等,至少应该是“冷子兴”级别的,能够在“架子”之外看到“内囊”。想想这些资产是不是真的能在未来给公司带来经济利益的流入,具有实实在在导致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流入企业的潜力。

会计是个好制度,资产怎么来的,现在状况怎么样,怎么为创造价值而折损的,都能够反映出来;会计又具有局限性,资产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相关的管理者有没有履行受托责任,资产是否安全,有没有得到有效使用,往往不是会计说了算。会计需要解决确认、计量的问题,计量牵涉到估值,所以《非诚勿扰》里面的秦奋是个会计,知道“分歧终端机”在市场好的时候值100万英镑,在市场差的时候值100万日元;他又不仅仅是会计,因为光会估值没用,还要决策,决策的前提是预测,所以他没有局限于记账,更多的是算账,算的是“未来”行情好的话,“分歧终端机”又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进表的那些资产,可能蕴藏着深不可测的风险,同样一个“分歧终端机”,在秦奋手上可能就是“实力”,在范先生手上,大概率是“压力”,所以会计数字是起点不是终点。康得新、康美药业等银行存款爆雷,獐子岛、浪奇等存货爆雷,豫金刚石各项资产被侵占或虚增,这不是第一家,相信也不是最后一家。重要的是管理者要意识到资产所代表的潜在风险,通过制度的改进和完善来避免、预防、及时地发现和纠正风险所带来的问题,审时度势,顺势明道,让资产真正变成“实力”,至少可以少打些折。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xcxjx.com/zaixianlicaitouzi/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