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完美世界高管廉洁逝世 年仅48岁 他曾说“为梦想做事情是幸福的 一点点都没有后悔”

理财投资网 2022-03-30 13:53

  这是一个充满无常和意外的三月,又一个噩耗传来:完美世界联席首席执行官、完美世界影视董事长兼CEO廉洁去世,年仅48岁。

  3月28日,完美世界发布公告称:廉洁因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联席首席执行官职务,廉洁持有公司35.5万多股,该股份将遵循中国证监会及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规定进行管理。

图片来源:完美世界公告

  29日清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方渠道获悉,廉洁因病在美国去世。多位影视行业资深人士表达悼念,在他们眼中,廉洁是“一位谦和又儒雅的朋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完美世界相关人士处获悉,尊重家属意愿,完美世界暂不对外发官方信息。愿逝者安息。而廉洁的微信头像还保持着他和家人的合影。

  “我觉得这一年过得非常快,每天一睁眼,想着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事业,想想自己的团队就觉得开心。尤其是在这个时候能勇于跳到一个新行业里,为自己的梦想、情怀做一些事情,是挺幸福的,我现在每一天都非常充实,并且一点点都没有后悔。”

  2017年,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彼时曾担任完美世界影视董事长兼CEO廉洁这样说到,虽然他是一个有着九年高盛投行履历的金融人士,但对跨界到影视行业充满热情和无限期待。

  “对于影视行业我是全身心地去喜欢”

  从专注于投资领域,到跨入影视行业,在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拥有一份几近完美履历的廉洁曾经历了很多不同的尝试,是一位有情怀的实战主义者。

  名校毕业、投行精英,廉洁有着一份无可挑剔的简历。1996年,22岁的廉洁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毕业。“大学毕业后,本来要出国读经济学博士,不过觉得又是读书,没有新的变化。而当时壳牌石油开始招管理培训生,全中国只招6个人,我有幸入选,先做财务分析员,再做品牌经理。”他曾向每经记者回忆。

  1999年,廉洁前往美国继续深造,2001年毕业后入职全球顶级投行高盛,参与了很多互联网公司的上市工作,包括BAT、盛大游戏、新东方、中国平安、中国银行等。

  高盛九年的职业经历,为廉洁积淀了丰富优质的人脉和坚实的职业素养。2010年,认为下一个风口可能是投资的他,和几个高盛的同事走上了创业生涯。“我们联合创立了春华资本,这个也是现在还在运行的一个资本,从一开始到现在已经扎扎实实做了7年时间。”2017年的采访中,廉洁这样表示。

  曾参与国内众多知名公司的上市和投资经历,让廉洁与影视结缘。他曾坦言,跨界影视,博纳影业的施南生是他的领路人。

  “进入影视行业的第一个接入点是担任博纳影业独立董事,差不多做了5年。在博纳我认识了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叫施南生,给了我很多这个行业的指引。”

  在曾经的美股游戏上市公司完美世界私有化回归A股时,廉洁担任了财务顾问。2016年,廉洁正式加入完美世界,担任上市公司总裁及控股集团董事、完美世界影视董事长兼CEO,推动完美世界的“影游联动”战略。“对于影视行业我是全身心地去喜欢,也觉得人生有这样跨行业的机会很难得。”

  “加入完美世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会本着中长期的目标来做。”廉洁曾表示,而这也是他进入影视行业所持有的一个基本态度。

  “你要对公司的员工负责、对股东负责,当然情怀也很重要。在保证让作品盈利的基础上,至少得做出点影响力来。这个行业在某种程度上会有一些浮躁的现象,而怎么能够扎扎实实地以匠人的精神去做事,这才是需要坚守的东西。”

  任职完美世界期间,廉洁参与打造了《射雕英雄传》《香蜜沉沉烬如霜》《老酒馆》《影》《八佰》《夺冠》等影视作品。

廉洁参与过的作品图片来源:猫眼娱乐APP截图

  “影视行业是个不能短视的行业”

  从跨界影视到躬身入局,廉洁见证和参与了中国影视产业的发展。

  相比传统的在影视行业中摸爬滚打从一线做起来的影视高管,来自投行界职业经理人的廉洁代表着影视圈一股不一样的力量。

  在加入完美世界掌舵影视业务后,他并没有选择跟风,追逐“大IP”、“流量明星”等热潮,而是在坚持多元化方向的同时始终坚持做现实主义、主旋律内容。

  曾经,只花了很短时间,廉洁就决定了一定要投资中国农村改革开放40年献礼作品《黄土高天》。他曾观察到:“90后00后出生生长在最安定的中国,很多年轻人会喜欢看父辈、爷爷辈当年是怎么奋斗的。”

  当时的他一直记得,在美国读书时,《卧虎藏龙》在北美上映,他邀请美国同学连看了8场,场场爆满,掌声不断,中国故事感动了不同肤色、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廉洁为此深感自豪。这也让他深信:“中国人的内心世界非常丰富,以一颗匠人之心进行打磨,自然可以打造出海内外认可的好故事。”

  有着“资本和影视”双重经历的廉洁,对于影视与资本的关系独有见地。

  他认为,资本是一把双刃剑,资本介入之后,很多公司可以加快做大的速度;但另一方面,资本又有快速套利的诉求,这就很容易导致恶性循环。“善于运用资本对于企业或项目来说是绝对必要的,但对赌类的条款是不值得推崇的,因为影视行业是所有产业里可预见性最低的。”

  在廉洁看来,电影的投入风险相对来说较大,如何能用慧眼找出好电影或者能够找到在院线和游戏等各方面产生协同效应的作品,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所以,他坚信,影视行业最核心的一条逻辑是多样化,单一风险较高,企业要多样化、多条腿走路。

  廉洁还认为,尽管提倡在业务模式上坚持内容类型多样化,不代表企业要盲目多样化布局,结果反而每种类型都做不精。而是要从自身出发,以内容为中心,在每个布局类型上都很精彩。

  2019年,在经历了税务风波、大IP失效、流量注水等多重影响下,“焦虑”似乎成为了当时大多数影视从业者的普遍心态。在那一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谈起低潮下的行业信心,廉洁曾这样说道:“影视行业是一个不能短视的行业,只要坚守初心、目光放长,就一定有所成就。”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xcxjx.com/wangshangtouzilicai/7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