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卖1辆亏1万!这家车企紧急停售热销车型!马斯克也扛不住!小型车电动车何去何从?

理财投资网 2022-03-21 13:54

  “欧拉黑猫、白猫只是停止接单,不是停产,我们正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法”。日前,欧拉品牌CEO董玉东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透露了欧拉旗下两款热销车型暂停接单背后的原因。

  董玉东透表示,以黑猫为例,在2022年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后,平均一辆车的亏损已超万元。这对于企业而言,已构成了较大压力。

  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前往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欧拉新能源4S店进行实地探访,发现店内与欧拉白猫、黑猫相关的宣传物料已全部撤掉。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两款车何时能够恢复接单,目前店内还没有接到通知。

  欧拉白猫、黑猫的暂停接单,侧面反映出原材料价格上涨背景下,小型电动车的生存困境。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坡、新能源汽车积分交易价格的下降,也进一步催高了电动汽车的成本。

  “按现在的成本,基本上是卖一辆亏一辆”。一位不愿具名的某车企内部人士透露,虽然原材料价格上涨、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是整个行业面临的共性挑战,但相比之下,小型电动车面临的困境更为突出。当原本的成本优势不复存在后,小型电动车究竟该往何处走?正在困扰着企业的经营者。

  补贴退坡叠加原材料价格上涨,新能源车现集体涨价潮

  3月17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后轮驱动ModelY售价提高至31.69万元,涨价1.5万元。值得关注的是,这是仅仅七天内,特斯拉中国对旗下产品进行的第三轮价格上调。

  截至目前,特斯拉Model3高性能版合计提价2.8万元,现售价为36.79万元;ModelY高性能版两次合计提价3万元,现售价41.79万元。

  对于售价频繁上调的原因,特斯拉方面称,主要是受到了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也曾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特斯拉以及旗下的火箭公司SpaceX正面临原材料和物流方面的巨大通胀压力。

  3月18日,小鹏汽车公告称,受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影响,小鹏汽车将对在售车型的价格进行调整,补贴前售价的上调幅度为10100-20000元不等。此次价格调整将于3月21日零时起生效。

  3月16日,奇瑞新能源也对旗下的小蚂蚁和QQ冰淇淋车型进行了价格上调,调整幅度为3000元-6000元不等。据悉,价格调整前,这两款小型电动车的售价区间为2.99万元-8.19万元。调整后,奇瑞小蚂蚁408km全糖版的售价已升至8.9万元。

  奇瑞新能源方面称,受国家政策调整及电池、芯片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度上涨等因素影响,奇瑞新能源多款车型成本持续增高。为了能够持续为用户提供产品,公司对部分车型进行价格上调。

  “动力电池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已经持续了一年之久,步入2022年,这种上涨的趋势仍在加剧”,董玉东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自上游的压力,正在一步步传导至下游车企。

  公开数据显示,进入2022年,碳酸锂价格在元旦站上30万元/吨之后开启跳涨模式,在2月中旬冲上40万元/吨,在3月初突破50万元/吨大关,较年初上涨近7成。

  近期,在多空博弈下LME镍价一度拉涨至10万美金/吨,再度催高了动力电池的原材料价格。近一周内,电池级硫酸镍价格大幅上涨,周内涨幅30.6%。

  中金公司方面透露道,根据车企反馈的情况,当前新能源汽车的成本提升幅度在10-20%、单车在万元左右。

  “目前部分新能源车型的成本和售价已经出现了倒挂现象”,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大中华区汽车及私募基金业务负责人张君毅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这种情况下,涨价是必然趋势。

  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蔚来、小鹏汽车、哪吒汽车、零跑汽车、威马汽车、广汽埃安、飞凡汽车、比亚迪、欧拉、上汽通用五菱、大众汽车、极氪、几何汽车、福特汽车等均对旗下的新能源汽车产品进行了价格上调,涨价幅度在几千元至万元不等,几乎覆盖了目前电动汽车市场的主流车型近40款。

  上汽通用五菱的内部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动力电池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涨,对于每一家新能源车企而言都是客观存在的困难。

  三月以来,多家新能源车企开启了对旗下车型的二轮调价,疑似掀起又一波的“涨价潮”。

  在涨价的同时,也有车企不得不暂停旗下热销车型的接单,以应对成本上涨而带来的危机。

  日前,欧拉汽车宣布旗下白猫、黑猫两款车型暂停接单。此前,这两款车是欧拉汽车的热销主力。在暂停了这两款车型接单后,欧拉汽车在今年2月的销量也出现了小幅波动。今年2月,欧拉汽车销量为6261辆,同比下滑15.09%,环比下滑52.68%。

  董玉东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暂停接单是不得已的措施,目前平均每售出一辆黑猫白猫,亏损幅度要在万元左右。同时,受到芯片短缺的影响,车辆的交付周期一直在拉长。长此以往,对于消费者和企业本身,都是不利的。目前,欧拉正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前往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欧拉新能源4S店进行实地探访。销售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店内在售的车型仅有好猫及好猫GT,欧拉白猫、黑猫的接单何时恢复,暂时还未接到通知。

  “目前好猫是有现货的,好猫GT预订后则需要等待约两个月时间才能提车”,上述销售人员建议,如果考虑购买,需要尽快。厂商方面已通知要进行新一轮的价格上调,但具体的调整时间他暂时还未获知。

  据了解,今年3月1日,欧拉汽车在官方App上宣布,新款欧拉好猫售价从之前的10.39万-14.39万元,调整为12.19万-15.19万元,涨幅在8000元-18000元之间。

  实际上,新能源车企集体掀起的涨价潮背后,不仅有原材料价格上涨有关,也与近期国家对于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以及新能源汽车积分价格的下滑有密切联系。

  根据财政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的2022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2022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在2021年基础上退坡30%。同时,2022年也是国家补贴政策实施的最后一年。

  根据最新补贴方案,自2022年1月1日起,续航里程300公里(含)至400公里的纯电动车型补贴0.91万元,较2021年减少3900元;续航里程大于或等于400公里的纯电动车型补贴1.26万元,较2021年减少5400元。

  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积分(NEV积分)的交易价格也在下滑。哪吒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方运舟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透露道,2021年,NEV积分的均价为2000元/分,但到2022年初,NEV的积分价格已回落至1000元/分左右,波动幅度较大。

  “此前,NEV积分最高可以飙到2500元/分,目前最新的积分价格可能只有500元/分-800元/分”,董玉东表示,积分价格的回落,以及补贴退坡、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的叠加,使得小型电动汽车的亏损已成必然。

  成本上涨、交付秩序混乱,小型电动车暴露生存困境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无疑是市场上最热门的板块。即便是在疫情、芯片短缺等多重压力下,新能源车市仍然保持了逆势增长的走势。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2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达到36.8万辆和33.4万辆,同比增长2.0倍和1.8倍。2022年1-2月,新能源汽车产销82.0万辆和76.5万辆,同比增长1.6倍和1.5倍。

  而从产品结构上来看,A00级和A0级的小型电动车无疑占据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半壁江山。相关数据显示,近两年来,小型纯电动乘用车平均市场份额已超40%。在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开展后,其市场份额还在进一步走高。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小型电动车车身小巧,价格实惠,对于很多消费者而言,是刚需性产品,也很适合作为家庭中的“第二辆车”。

  2020年,上汽通用五菱凭借着一款五菱宏光MINIEV,成为了新能源汽车市场中的“网红”,也让小型电动车市场进一步升温。

  “目前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已呈现出哑铃状,高端车型和低端小型车占据了更多的市场份额。”一位证券分析师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小型电动车的发展趋势一直很被业内看好,也利于新能源汽车的进一步推广和普及。

  然而,在新冠疫情反复、原材料价格上涨、芯片短缺等因素的集体作用下,小型电动车也面临着一定的生存困境。

  日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探访了上汽通用五菱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一家4S店,在偌大的店面中,鳞次栉比地陈列着各类展车,其中最受市场关注和欢迎的五菱宏光MINIEV只能被放置在店外。

  “展车太多了,店内实在放不开,而且放在店外的这些车型,已经没有现车了,只等进行预订”,销售人员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现在开始下单,预计要等待1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提车。

  被问及无法立即提车的原因时,对方表示,主要是受到疫情和供应链的影响。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由于目前新能源车企普遍面临的交付压力,网络上已经渐渐催生了一门转卖订单的生意。

  记者登陆了咸鱼等二手交易平台,随机输入了极氪、坦克、欧拉、五菱等几个热门的新能源品牌,并添加“订单”为关键词,立即会弹出多个转让订单,同时也有用户备注了高价接单需求。

  据一位咸鱼卖家透露,目前这种转单基本以本地转让为主,不接受跨省。很多卖家会盯紧最热门的车型进行预订,尤其是那种可线上订购的。在成功抢到订单后,再进行一定的溢价转卖给亟需购车的消费者。对于一部分消费者而言,可以节省掉排队等车的时间。

  张君毅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咸鱼转单的火热,侧面反映了当前新能源汽车市场生产秩序和交付秩序的混乱。待供应链的问题得到改善、原材料价格回落,车企的生产恢复稳定后,这种现象会慢慢消退。

  “目前部分车企是默认这种行为的,但长期以往,对品牌而言,也是一种伤害”,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无法及时和稳定的供应,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减消费者对品牌的认同感。

  此前,欧拉汽车白猫、黑猫的暂停接单,已在市场上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上述人士表示,与其他级别的车型相比,A00级的小型电动车利润空间有限,主要依赖的是规模带来的效益。当成本大幅上涨其,其利润必然会受到进一步的挤压,其生存危机也会率先暴露出来。

  “目前小型电动汽车的市场需求非常旺盛,如果按照现在的销售节奏,可能到明年单车的亏损会增加到1.7万元”,董玉东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继续接单,亏损会扩大,交付周期也会越来越长,当前的小型电动车企必须要进行一定的调整。

  降成本OR品牌升级,小型车电动车何处何从?

  盛极一时的小型电动车究竟要如何走出眼前的困境?对于很多车企而言,这无疑是一道难题。

  张君毅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A00小型电动车采用的部分零部件并非车规级,而是消费级,车企在零部件层面进一步优化,整车的成本是有望进一步得到控制的。不过,从长远来看,进行产品和品牌的升级,才会给企业带来更高的利润空间和毛利。

  实际上,将产品进行升级,已是目前小型电动车企普遍认同的路线。

  “对于小型电动车而言,持续的涨价和暂停接单、甚至停产不做了显然是不现实的”,方运舟认为,对于车企而言,对产品的规模战略要足够坚定,不能受到成本价格波动或者其他因素而轻易进行转移。同时,在成本不断攀升的情况下,车企更应该思考如何打造高性价的产品。

  方运舟认为,高性价比是小型电动车的优势,也是其特有的竞争力。企业要保持这种高性价比,必须要依靠技术上的升级,实现研发成本的降低,功能的通用等等。

  董玉东也表示,单纯的提升产品售价,消费者未必会买单,甚至会产生反感。因此,他认为,小型电动车产品价格的上涨,一定是伴随着配置的增加、科技感的提升。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在今年3月1日欧拉宣布产品价格提升时,确实也同步公布了增设配置的说明。

  董玉东表示,在产业发展的前期,A00级纯电动汽车是非常好的产品,带动了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上涨,但是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补贴退坡,亏损的趋势体现得越来越明显。与此同时,我们意识到我们现有的品牌和产品均需要进行升级,包括A0级、A级、B级的新能源产品在内的“腰部市场”迟早会迎来一轮集体崛起。

  “随着产业的发展,我们已经充分认识到只有15万以上的产品才有盈利的空间。因此,当前的欧拉,必须要往上走。”董玉东判断,未来国内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或将随着各类产品的升级,逐步形成“橄榄球状”的市场格局。

  无独有偶,目前小型电动车企市场上的销量王者——上汽通用五菱,近期也对旗下的产品进行了改进和升级。

  上汽通用五菱的内部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自五菱银标推出以来,上汽通用五菱就打响了转型升级的第一步,五菱的产品和品牌升级步伐会根据用户的消费升级需求而进行。

  张君毅分析称,虽然上汽通用五菱在前期已经充分享受到小型电动车的市场红利,但公司非常具有紧迫感,如果没有疫情和供应链层面的压力,公司的升级步伐或许会更快。

  面对小型电动车企的集体升级,也有业内人士提出了另外一种声音:做小型车的企业集体向上,现有的低端市场由谁来维护?新能源汽车产品的普及速率是否会有所削减?

  对此,张君毅认为,伴随着消费升级的大趋势,车企的产品和品牌升级是大趋势。现有的小型电动车市场,更需要那些从事低速电动车产品研发和生产的企业进行升级、进入。在他看来,让低速电动车企升级打造A00、A0级电动车产品,更有利于制造升级和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如果长期靠传统车企‘降维’打造低端产品,并不利于制造升级和产业的持续向上。”张君毅认为,从这个角度来看,小型电动车企向更高阶的市场进行冲击,虽然会面临一定的挑战,但却是他们必须要走的路,也是应对当前各类挑战的“最优解”。

  原材料价格上涨不可持续,终端消费热情不减

  尽管新能源汽车的“涨价潮”一浪高过一浪,但终端市场的需求却并未缩减。

  上汽通用五菱4S店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店内的五菱宏观MiniEV早早就被订出去了,上一批订单刚刚完成交付。在他看来,由于小型电动车本身售价不高,消费者购买该产品基本是处于代步的刚需,所以价格上的微调并不会影响到其购买意愿。

  崔东树也认为,目前头部的新能源车企已掌握了一定的定价权,它们进行价格调整,并不会影响到终端市场的需求,因此乘联会对于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预期销量目标并没有调整。

  同时,崔东树也指出,当前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不可持续,最终仍然会回归到理性的市场定价。

  东吴证券发布的研报显示,由于下游动力电池、储能电池需求旺盛,碳酸锂短期新增供给有限,叠加部分厂商囤货影响,致使2022年初以来碳酸锂价格加速上涨。但近期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涨幅已逐渐趋缓。同时,长期来看,全球的镍产能正在逐步释放,供给紧张将得到缓解,且新产能多为一体化配套,可有效降低锂电产业链成本。目前的镍价上涨对产业链影响相对有限。

  中金公司分析称,目前电池涨价影响已落地,车企跟进调价形成初步利空出尽。预计后续新能源持续的高景气度将进一步缓解市场担忧,维持全年新能源乘用车500万辆以上销量判断不变。

  “按照市场的规律,动力电池的原材料价格不会一直处于高位,势必会回归理性”,方运舟认为,对于小型电动车企而言,要学会在成本价格巨变的情况下做好平衡,坚持自身的战略和定力。在他看来,符合大众需求的高性价比产品仍然是具备广阔的市场空间的。

  中汽协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小型电动车的市场需求是长期存在的,尤其是在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推进下,城镇、乡村的电动车渗透率有了显著攀升,未来这种趋势仍会持续一段时间。

(文章来源:e公司)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xcxjx.com/wangshangtouzilicai/6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