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林瑞阳张庭夫妇“明星光环”下的TST:从“微商第一品牌”到陷入涉传旋涡

理财投资网 2022-01-10 13:53

  多年以来,林瑞阳张庭夫妇一直以明星成功转型为商人的身份活跃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他们创办的日化品牌TST庭秘密(以下简称“TST”)也因众多明星的站台风光无限。

  但在2021年年末,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披露了TST运营主体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查处的进展。在事件发酵之后,虽然林瑞阳张庭夫妇在微博等平台上发言证实公司经营并无影响,但伴随着二人的社交账号相继封停,TST多年来的真相逐步浮出水面。

  对于TST涉传被查,《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了其运营主体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但公司方面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

  立案前后

  作为此次TST涉传立案的关键人物,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及其团队在2021年12月24日获得了石家庄市裕华区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工作室的官方回复,证实了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TST公司因涉嫌传销已经被立案调查,并同时冻结了其公司账号的6亿元资金。

  记者注意到,TST公司本部位于上海,且其经营区域覆盖全国,但此次却是由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立案调查。对此,有知情人士透露称,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是将TST公司的行为定义为网络传销案件立案的。

  根据《工商总局关于进一步做好查处网络传销工作的通知》(工商竞争字〔2016〕115号)文件精神,市场监管部门查处具体网络传销案件的管辖,原则上由违法行为发生地市场监管部门负责查处;涉及多个地域或者违法行为发生地不易确定的网络传销案件,由最先立案的市场监管部门或者主要违法行为发生地市场监管部门负责查处;发生争议的,按照有利于案件打击处置、保证案件公正处理的原则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共同上一级市场监管部门指定有关市场监管部门立案查处。

  按照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方面的解释称,只要涉及公司被认定为涉嫌网络传销,全国任一地方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均有权对其进行管辖,且以最先立案的部门优先查处。

  据记者了解,虽然李旭团队是事件曝光者,但实际上直接举报者之一是TST原高级经销商张红(化名),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并称在投入几十万元之后,意识到可能受骗了,因此在2021年开始向相关部门举报,最终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正式受理并立案。

  根据多名反传销行业人士的说法,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具备丰富的查处网络传销的经验。根据公开资料,2020年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和查处了“名义初品”传销组织,多名骨干人员被抓获,并被冻结了相关的涉案账户。同年7月,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名义初品公司的行为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一些情形,属于传销违法行为,根据相关行政法规对该公司做出了处罚,没收违法所得53809583.66元,再罚款160万元整。

  因此,张红听从李旭团队的建议后向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根据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官方文件,在2021年6月份,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已经将TST立案调查。但直到2021年12月底,TST公司方面也并未向外界透露,且在此期间在多个社交平台多次举报了相关人员诽谤“公司涉传”的信息,在李旭团队收到官方的证实回应之后,2021年12月29日凌晨,TST公司官微发文回应:“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遵从政府指导,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非常感谢河北石家庄政府指导我司排查风险,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我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林瑞阳张庭夫妇也转发该微博回应。

  但随着事件的发酵,多个社交平台封停了林瑞阳张庭夫妇的社交账号,TST也陷入舆论旋涡之中。“因其(TST)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石家庄市裕华区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方面表示。

  TST的前世今生

  事件发酵后,《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需要“剜掉网络传销毒瘤”。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318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林吉荣(即林瑞阳),公司旗下拥有日化用品品牌“TST庭秘密”,以化妆品、护肤品为主打品类,并主要通过线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

  TST的出圈主要靠的是娱乐圈资源。招聘代理的多份宣传资料显示,林志玲曾是其代言人,徐峥陶虹夫妇、曹格吴速玲夫妇也曾是其股东。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3年,张庭就对外宣布投资成立了该公司,虽然“TST庭秘密”商标注册成功是在2016年5月,但品牌的线上线下渠道布局在此前已经展开。

  2014至2018年,TST在微商圈中火爆,被人称为“微商第一品牌”。根据受访者及社交平台的大量信息,每年林瑞阳张庭夫妇都会在全国各地的线下开办经销大会,鼓励经销商们参与经营。TST公司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其注册的会员达到千万,经销商与员工超百万人。

  根据化妆品业内人士的说法,在2016年前后,TST开始逐步活跃起来,但从本质来看,TST依旧属于典型的线上网红品牌,主要依靠代工厂进行产品生产。

  根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称,TST的模式有内部“红卡奖金”制度,经销商等级从A到F共计6级。且本质是通过不断地吸引下线以完成业绩。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媒体报道以及多方人士的证实,TST的金字塔模式有“业绩清零”的规定,即如果有一个月没有达到规定额度,会将之前完成的业绩清零,这意味着经销商需要每月不断地通过拉取线下甚至自己掏钱完成每月业绩,才能保证得到相应报酬以及之前累积的返利提成,但这种模式长此以往会导致很多经销商承受资金压力。

  在李旭看来,TST的自身情况复杂得多。“一般情况下,像TST这样的涉嫌传销的公司在两三年之内就会出现问题,但TST却经营了七八年之久,这背后必然有更多的原因,其中张庭林瑞阳夫妇以及其他明星的站台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根据张红的说法,TST每年都会有制度的更改。上文中所提到的“红卡奖金”制度是2020年的奖金制度,根据受访者提供的资料,2021年TST将奖金制度修改为“红蓝卡会员奖金”制度,新制度的本质是增加新的销售提成和“先销后采的模式”。张红表示,其在2016年加入的TST,彼时的制度还是靠银卡、金卡、白金卡等段位来区分。

  民间反传销人士马胜玲认为,TST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建立起如此大的销售网络,除了明星效应加持以外,必定吸引了第三方的团队加入,“从我自己接触来看,TST在全国是分为了很多的地方团队,有些团队可能是专业的涉传、会销、直销团队和人员。”

  截至目前,虽然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冻结了TST公司以及下属一团队的资金,且已经进入了财务审计阶段,但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依旧可以看到很多关于TST的宣传文章和材料,地方团队并没有因此停摆。

  明星光环下的“微商”

  根据一名经销商提供的TST微信群信息,很多经销商依旧跟往常一样,互相转发卖货的文案和信息,并没有人对最近的事件提出过疑问。按照该经销商的说法,在TST的群中不准发布相关的“负能量”信息,否则将直接踢出群,且要相信公司能够处理好相关事务,不被外界的声音干扰,专心做自己的事业。根据该经销商上级经销商的说法,目前TST依旧正常运营,并不会受到该事件的影响。

  据张庭个人微博,早在TST诞生之初,张庭等明星就开始在微博等平台为产品造势。其中知名的产品是活酵母系列,该产品称是张庭自用了20多年的“冻龄神器”。对于产品的宣传,张庭几乎是亲力亲为,在2016年,张庭在微博上亲自解释消费者在使用时出现的不良反应。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林瑞阳张庭夫妇以及众多明星的宣传,很多用户乃至会员也会积极地在社交平台上宣传产品。根据受访者王立(化名)的说法,这是因为TST设立的推广费用、自媒体教育推广奖金所致,TST方面会有一套指导会员如何拓展客户、拓展团队、团队管理的话术。比如,在拓展客户上,要经常在微博、论坛等平台上发布自己的微信号和相关文章,多参加培训、论坛、讲座、交流会等,以认识更多的人。且根据TST公司的机制,只要达到了其中的“董事长”级别的经销商,就可以成立自己的公司,这些“董事长”级别的经销商再以创业者的身份,与明星合影、与豪车豪宅合影,而林瑞阳张庭夫妇以及为其站台的明星则频繁出现在这些“董事长”级别经销商的社交媒体账号中。

  在此次事件中,最被大众所关注的是大量明星为TST的站台。截至发稿,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依旧可以看到众多经销商拍摄的多个明星与林瑞阳张庭夫妇的互动、为TST站台宣传的视频。

  张红向记者表示,自己就是看到TST有大量知名明星站台,才成为了TST的经营商。“虽然没有听说过该品牌,但相信这些明星。”对于此次的举报,张红表示直接原因是在2021年,张庭宣布要进军抖音直播带货,要求经销商下单为其打造流量明星的人设,但由于抖音平台上出售的产品比TSTAPP上卖得贵很多,公司内部称经销商在抖音上购买可以获得内部的打折券以抵消经销商的额外开支,但有经销商在抖音上购买之后,因打折券使用问题与公司发生了纠纷,因此举报者认为TST公司并不“靠谱”,选择了在反传销人士的建议下举报TST。“我认为自己受到了TST的欺骗,因此希望监管部门及TST给一个公开的说法。”张红说。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xcxjx.com/wangshangtouzilicai/5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