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年末银行为资本狂 花式“补血”轮番上阵

理财投资网 2021-12-20 13:53

  2021年已经接近尾声,商业银行“补血”热情空前高涨。《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10月1日至12月15日,已经有工行、中行、农行、招行等银行发行永续债17只,总发行规模已达2382.5亿元。而去年同期发行数量共13只,发行金额为1626亿元。

  除永续债外,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也表现“激进”。10月1日至12月15日,银行业共发行21只二级资本债,总发行规模为2976.93亿元。而去年同期仅发行11只,发行金额合计为882亿元。

  此外,今年发行“大单”频现。如日前工商银行发布公告称,已获准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1900亿元人民币二级资本债券;兴业银行成功发行45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银行发债“补血”热情高涨,一方面受系统性重要银行的监管要求更加严格影响,商业银行普遍面临业务不断扩张带来的资本补充压力;另一方面,受央行降准等政策影响,近期资金面宽松,市场窗口机会较好,银行发债意愿强烈。

  抢抓市场窗口期

  12月13日,厦门国际银行公告称于12月16日启动发行2021年第一期永续债,发行额度为30亿元。据了解,这是该行首次发行永续债。

  无独有偶,在启动180亿元配股之后,日前浙商银行发布公告,宣布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薄记发行250亿元永续债,这也是浙商银行首次发行永续债。

  浙商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行首笔永续债以最高债项评级及发行范围广等特点吸引了多类投资者关注,银行、基金和券商、保险等各类型金融机构参与了认购,全场认购倍数2.95倍。“永续债作为创新型资本补充工具,可以降低银行资产负债率,达到改善资本结构和调节财务杠杆的目的,已成为银行补充一级资本的重要方式。今年来,银行机构积极响应有关部门贯彻落实补充资本的要求,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抵御风险的能力。”

  “今年多家国有银行及股份行成功发行永续债,绝大部分票面利率在4%以上,受益于近期资金面宽松、市场窗口机会较好,即使剔除同期十年期国债利率走势的影响,浙商银行此次永续债利率相较前期同类银行的利率低约50个BP,充分说明市场的高度认可和大力支持。”浙商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

  兴业证券研报认为,2021年以来,货币环境整体宽松,随着负债端扩容,对信用债的投资需求进一步增加;面对负债扩容和结构性“资产荒”,投资者积极向品种“下沉”要收益,作为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工具,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受到投资者热情追逐。

  二级资本债方面,建设银行公布该行20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于2021年12月14日发行完毕。12月15日,工商银行60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完毕。

  记者注意到,近期二级资本债多以大行和股份行发行为主,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郑忱阳表示:“大行主要是为了应对资管新规过渡期到期、表外资产回表、非信贷不良计提拨备等因素带来的资本补充压力,大行的理财净值化转型普遍慢于股份制银行;股份制银行主要是为了应对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监管规定,首次被纳入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需要一定的时间做好充分准备。此外,二者也都面临经济下行、信贷高增下的资本补充压力。”

  资本压力仍在

  积极补充资本,反映出目前银行还存在一定资本缺口。郑忱阳表示:“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当前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国外货币政策转向也会给国内带来汇率与资产价格波动加剧、国际资本回流等冲击,从央行降息降准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的信号来看,银行将持续增加信贷投放力度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再加上监管对资本要求趋严,银行资本补充压力依然不减。尤其对于中小银行而言,经营能力和抗风险能力较弱,资本补充渠道较窄,资本充足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除了上述资本缺口以外,2021年10月,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财政部联合出台《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办法》,四大行还面临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要求,规定自2025年1月1日起TLAC风险加权比率、TLAC杠杆比率分别不得低于16%、6%,自2028年1月1日起分别不得低于18%、6.75%,当前四大行面临上万亿元的资金缺口。TLAC合格工具既包括永续债、二级资本债券等资本工具,也包括非资本TLAC债务工具,后者是补充TLAC最直接的方式,将成为主要手段。未来,各银行依然会通过永续债、二级资本债、配股、可转债等方式补充资本,新型TLAC工具也会快速发展。”郑忱阳补充道。

  10月15日,央行、银保监会联合发布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首批名单中共有19家银行入选。此次系统重要性银行对银行资本金的要求主要体现在附加资本要求和附加杠杆率上,分别需要由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和一级资本进行满足,这也意味着银行需要增加资本金,尤其是对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

  因此,未来商业银行“补血”需求或加大。光大证券分析师王一峰表示,商业银行主要有内源性资本补充和外源性资本补充两种选择。“内源性方面,银行应加强负债成本管控,稳定存贷利差等,避免ROE水平过快下滑;积极推动向轻资产业务转型;后续如果面临达标压力较大情况,可考虑灵活调整分红比例,但也会面临一些次生问题。外源性方面,择机发行可转债,推动主要股东转股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推广使用资本计量高级法,实现资本节约;针对银行自身禀赋优势,定增、配股等方式亦是可选项;等等。”

  不过,东亚前海证券研报认为,多渠道共同发力下,预期商业银行资本压力有所缓解。2021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监管层强调让利实体经济,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不足,监管层多次出台政策鼓励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拓展多元化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2021年以来商业银行积极通过各种渠道进行资本补充“回血”,配股方式重回大众视野,可转债发行热度提升,永续债持续活跃,二级资本债11月发行量大幅提升提振全年水平。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xcxjx.com/wangshangtouzilicai/5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