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惊呆!600亿“支付宝刷脸”独角兽出大事:被爆料这方面“造假”!

理财投资网 2021-12-06 13:54

  上市前的“临门一脚”之际,支付宝刷脸支付业务背后的公司奥比中光,被爆伪造股权转让协议,“偷偷转让”合伙人股份。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合伙人离职后

  股份被偷偷转让?

  2021年11月16日,奥比中光在递交给上交所的一份《补充法律意见书(三)》中提到,2021年10月29日,公司收到张乐、陈堃、冯准赛、李斌、李江林五名前员工就合伙企业份额转让相关事项的律师通知。

  根据《补充法律意见书(三)》显示,这起纠纷在2021年9月24日就已经被法院受理,且企业已经收到了部分法院文书。

Image

  11月30日,奥比中光在提交的最新资料中表示,“陈堃”和“李斌”两人案件法院按撤诉结案处理,目前已结案。

Image

  然而据清流工作室报道,陈堃等人明确表示未曾撤诉,奥比中光的相关股权冻结仍在走流程。

  据清流工作室报道,上述诉讼案件的原告方均为奥比中光前员工,且均于2015年上半年入职,并签订了股权激励协议。2016年,张乐成为奥比中光旗下的员工持股平台奥比中瑞的合伙人,陈堃、冯准赛、李斌及李江林四人则成了另一持股平台奥比中泰的合伙人。

  按照合伙协议,张乐曾对奥比中瑞的认缴出资金额为 216.00 万元;陈堃等人对奥比中泰的认缴出资金额为 81.00 万元、36.00 万元、5.40 万元及 13.50 万元,上述金额合计 351.90 万元。

  这一部分也得到了奥比中光的证实。

  然而,2017年、2018年,两个员工持股平台奥比中瑞、奥比中泰发生多次合伙人变更。张乐、陈堃在这期间消失在股东名单中,且其所持份额被原价转让给了平台合伙人黄源浩、肖振中。黄源浩是奥比中光实控人、董事长;肖振中则是该公司董事、首席技术官。

  根据陈堃等人的说法,他们分别在2017年、2018年离职,在这之后,他们便再没有在奥比中光的相关文件上签字。在两家持股平台工商变更期间,他们也并未收到任何书面通知、且未收到相关款项。这几人中,只有冯准赛表示离职时被迫签署了放弃股权的相关协议,但也未收到过转让款。

  其中一家员工持股平台奥比中泰,于2017年12月21日作出了首份变更决定书,授权了肖振中、许崇言成为合伙人代表,代表所有人签署协议;

  接着又在2018年 11 月 16 日,修改了协议中有关除名有限合伙人的条款,增加了以“终止劳动关系”为触发条件的有限合伙人被除名情形;

  直到2018年11月29日,奥比中泰最终将陈堃等四人除名,并且将其原本所持有的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至黄源浩名下。

  另一持股平台奥比中瑞的情况,则更为蹊跷。根据张乐叙述,奥比中瑞虽然在2017年5月作出变更书,但工商备案中并未有其与肖振中转让财产份额的协议,其本人也表示没见过、更没签署过该变更书。

  直到在得知奥比中光递交招股书后,上述五位前员工通过调取工商登记内档,这才发现奥比中泰及奥比中瑞,曾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过多次工商登记变更。按照他们的说法,有关需要他们签字的文件也出现了伪造签名、代签、冒签甚至凑签名的情况。

  比如张乐的签名,是由其先前获得的有张乐签字的空白A4 纸张后,通过拼接编辑打印文档生成的决定书签字页,有的可能还是是直接伪造而成。

  另一员工持股平台也陷入诉讼

  天眼查显示,2020年,公司的另一持股平台奥比中鑫,也因企业份额转让纠纷与合伙人对簿公堂。目前,奥比中光实控人黄源浩所持该平台的合伙企业份额已被冻结,涉及金额达375万元,申请人为公司原员工刘轩铭。

Image

  在刘轩铭离职后,奥比中鑫合伙人黄源浩也是按照合伙协议约定受让了刘轩铭持有的7.5%的企业份额,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不过刘铭选不仅因离职事宜申请了劳动仲裁,还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确认其等份额转让决议无效,并申请了财产保全。

  在奥比中光提交的最新材料中,并未透漏此项纠纷的进展。

  公司认为:不会造成重大影响

  根据奥比中光披露的信息显示,张乐、陈堃、冯准赛、李斌、李江林要求按照人民币以每股人民币 47.31 元进行和解。

  按照张乐等人的计算方法,根据当时的股权价格,肖振中在受让了本属于张乐的有限合伙财产份额之后,至今未向张乐支付财产份额的转让对价,目前转让份额市场价值超过 2160 万元。而陈堃等四人也未收到应由黄源浩支付的约1400万元的合伙份额转让对价款。

  奥比中光认为,“相关诉讼事项对本次发行上市不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Image

  公司认为,公司员工持股平台按照当时适用的合伙协议对陈堃、 冯准赛、李斌、李江林进行除名、办理张乐份额转让事宜,并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同时,涉诉财产份额所涉金额较小;涉诉股权占发行人股权比例仅为 0.15%, 占比较低,不会对发行人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控制权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会导致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基于此,张乐、陈堃、冯准赛、李斌、李江林合伙企业财产份额涉诉事项不会对发行人本次发行上市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构成本次发行上市的实质性法律障碍。

  80后北大学霸创业

  蚂蚁集团是二股东

  成立于2013年的奥比中光,是亚洲第一家、全球第四家掌握AI 3D感知全领域技术的平台型科创企业。2018年获评“独角兽企业”,是我国人工智能3D视觉头部企业、全球感知智能领域的领跑者。

  其创始人黄源浩是妥妥的“学霸”。公开资料显示,黄源浩1980年出生于广东潮州,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力学与工程科学专业,大学期间既保持全系前三的成绩,又同时拿到计算机编程与电子商务的第二学位。北大毕业后黄源浩先后到新加坡国立大学、香港城市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并拿到全额奖学金。

  从读研开始黄源浩便辗转于中国香港、加拿大、新加坡、美国等地进行光学相关领域研究,总共去过7个研究院所,研究了光学领域十个左右的细分学科。2012年底,32岁在麻省理工SMART研究中心做博士后研究员的黄源浩,已经是国际上最年轻的光学测量领域顶尖专家之一。

  2013年,黄源浩在深圳成立奥比中光研究3D传感技术。创业之初由于研发投入大而收入少,公司压力巨大,一度到了快发不出工资的地步。幸运的是公司于2014年获得深圳市官方的资助,得以继续发展。

  之后奥比中光陆续又获得弘德投资、赛富投资、联发科、广发证券、中信证券、天狼星资本、松禾资本、仁智资本等机构的青睐。

  随着刷脸支付的流行,阿里也开始注意到这家高科技公司。2018年5月,奥比中光宣布完成超过2亿美金的D轮融资,此轮融资由蚂蚁金服领投,赛富投资、松禾资本、天狼星资本等跟投。此轮融资之后,估值超过10亿美元。

  根据IPO招股书显示,IPO后,黄源浩以30.25%的持股比例仍为第一大股东,蚂蚁集团旗下上海云鑫持股13.56%,成为第二大股东。

  其它机构投资者中,美的创新持股2.11%,松禾成长持股1.49%,国开制造持股为1.45%,福田引导基金(SS) 持股为1.41%,赛富复兴持股为0.84%。

  除了在股权上深度绑定,在业务上,奥比中光的业务也严重依赖蚂蚁集团。

  3年合计亏损13亿

  高度依赖大客户

  从招股书发现,报告期内(2018年-2021年上半年),奥比中光营收分别为2.10亿元、5.97亿元、2.59亿元及1.62亿元;同期对应归母净利润为-1.01亿元、-5.16亿元、-6.15亿元和-1.15亿元。可见公司营收波动较大,2020年疫情影响线下零售,导致营收同比下降56.62%;同期净利润也连续处于亏损状态,报告期内连年亏损,合计亏损已逾13亿元。

  公司称上市时存在未弥补亏损,主要系公司自创业以来持续保持较高研发投入强度,并对骨干员工进行股权激励,确认大额股份支付费用所致。

  在大客户方面,报告期内,公司对蚂蚁集团的销售收入分别为826万元、8496万元、942万元和2642万元,占比分别为3.94%、14.23%、3.64%和16.36%;对阿里集团的销售收入分别为0.37万元、4042万元、4795万元和535万元,占比分别为0.00%、6.77%、18.52%和3.31%。

  此外,公司对其他线下支付细分场景主要客户商米科技、禾苗通信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61万元、2.12亿元、1438万元和898 万元,占比分别为5.54%、35.45%、5.55%和5.56%。

  公司3D视觉感知产品最终应用于支付宝刷脸支付应用生态的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24.05%、77.13%、51.70%和37.46%。

Image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xcxjx.com/wangshangtouzilicai/5200.html